Lil-White纯白

这儿 纯白
渣团/三节勇/JelloRio/KPL/Hip-Hop/eStar/以及小部分欧美CP
就这还打不住 没准儿哪天又多一墙头 欢迎安利我 嘿嘿

这儿 纯白 高二狗一条 文笔渣却没事儿喜欢瞎扯淡的北京爷们儿

好吧 勉强算半个姑娘


混混语C,墙头无数,大多是国内。

又磕又产粮的:说唱圈同人、NBA同人、KPL同人、一丁点儿足同以及一丁点儿国娱(如果我哪天又突然产沙雕电视剧同人了可千万别惊讶)

光看的:有时候也磕磕明侦同人 哈蛋 AM 福华 漫威…


其实吧,我是有车就上。




我这人日常挺沙雕的,半点儿负能没有,你不开心了来找我呗,跟我说话又不收费。

不过我打字儿不爱打标点,喜欢打空格,可别嫌弃我。



嗯 末了 展现展现求生欲 不聊*啊 @是个没用的。 这我媳妇儿

他一笑 我都不知道心该怎么跳


【他x你/BL/PWP】斯文败类生起气来…



●强强配 吃醋梗 稍微dirty talk

前情提要:你去学霸家以学习为由夜不归宿

●好看慵懒的攻x会撩骚的伪攻 好磕的我要死了


滴滴 顺风车

最近查的严 防吞走

再看不了 就卸载老福特吧 我重新搞

语C群宣#嘻哈相关


我再来宣一下——

· 不重皮 这里关于CP 雷者慎入
· CP没标准 邪教拉郎都行
· 语C小白也没问题 只要你会写戏和不崩皮
· 重点 寻找失踪人口 豆芽 盖哥 功夫胖以及其他皮…

Q门牌号:走这里

【中国新说唱RPS/CP合集/PWP】By falling for you


CP设定预警* 粮沙雕预警*
铭隆/天山四子/热冰/万辛/法火 还有别的请安利我!
OOC就骂我吧

=======见谅↓=======




●WatchMeJelloRio/铭隆

--你喜欢王齐铭吗?
--我当然喜欢啊当然喜欢啊



李佳隆从浴室走出来,边走边抬手拨弄自己刚吹完软塌塌耷拉成刘海儿的小卷毛,余光瞥到自己的Hotel Studio里来了位不速之客。


“我的Hotel Studio是你想来就来的噻?”虽然带着四川味的质问奶凶奶凶的,但质问者脸上的洋溢的笑意把酒窝都给挤出来了。


王齐铭上下打量只穿了一层浴袍的李佳隆,嘴角微微上扬。后者发丝还泛着点水光,丝毫不觉氛围有什么微妙,望着对方的眼神一如既往地无辜。


“那你别把房卡给我啊。”王齐铭站起来,看李佳隆理亏地撅撅嘴。
李佳隆懒得怼回去,直接往床上一倒,哼哼唧唧伸了个懒腰。


浴袍的遮体效果真的很差。
王齐铭的喉结不安地滚动,半天才想起来找他的目的。
“佳隆啊,你说你换位赛选什么满哥啊。你要是选我我就直接把帽子让给你。”


李佳隆枕着一只胳膊望天花板,被灯光晃得刺眼。他眯了眯眼,声音似乎有些不甘:“我当时不是觉得我们两个level差不多嘛…唉呀,现在我不这么想了,我现在想的是宁可凡哥对我说抱歉。”


站着的人走到他床边坐下,沉默了一会儿,拍拍他肩膀:“瞎说啥子哦,哪儿是你实力的问题,满哥都唱广告曲的,节目组肯定要护他啊……”


李佳隆撑起身子,看着王齐铭的表情比在《有新番》被整的时候还紧张,忍不住咯咯咯笑出声。
“没事没事,反正都录完了啊,收拾收拾回家练freestyle呗。”他从床上坐起来,弯弯眼角,眼睛笑得亮晶晶的“你可不能把帽子就这么给我了,你是你们全村的希望啊。”


看着人还算正常的情绪,王齐铭悬着心也放了下来,伸手揉乱他刚吹好的小卷毛:“没事就行,就你话多。”
李佳隆一边拽住那只作祟的手,一边捂自己的头发,小眼神像是要咬死他。


这么一闹,他满脑子都是居高临下时从浴袍领口看到的胸前光景。
这屋里怎么这么热。


王齐铭揉了揉鼻子,尽量逼自己不去看那被折腾的敞开了的浴袍领口,末了还是没忍住:“佳隆,这么晚了我们可以做点什么吧?”


攥住他胳膊的手一滞,李佳隆扯了扯嘴角,恨铁不成钢地偷偷朝他翻了个白眼。

“好”他转过头来,似笑非笑的眼睛中反射的光还是那么的明亮,李佳隆在王齐铭复杂的目光下给他塞上了耳麦,佯装认真地说,“我们做歌。”

王齐铭:……哦
不行这委屈我哪儿能忍受得了

最后李佳隆的浴袍还是被脱掉了呢




●LIL-EM Dominic/热雷
--什么才是一个好男人 就是愿意为你烤串的男人
--操



那吾肩膀上搭着条毛巾,正蹲在篮球场场边发呆,一个身影飒地来到他跟前,为闷热的空气增添了一缕凉风。

他抬头瞅了一眼,少年弯下腰,扶着膝盖侧头气喘吁吁地看他,汗水顺着少年好看的喉结滑下,有些滴落在地上,有些挂在发间摇摇欲坠,反射出的光让他整个人都变得耀眼。
那吾这回又呆了。

“那吾哥?”多雷的声音还带着喘息,他挥手晃了晃发愣的人“我不打了,饿了。”

“啊?哦,那,想吃点什么你说。”那吾站起身来,跺了跺蹲麻的脚,把毛巾扯到脖子后面。
“哥,我要吃你做的烤串。”多雷直接抽走那吾刚搭好的毛巾,抬了抬眼镜,擦干鼻尖的汗珠,“成龙大哥都把烧烤架什么的搬来了,走吧。”

那吾无奈地笑笑,毫不嫌弃地拍拍他浸满汗水的后背:“Let's do it.”

多雷高兴得不行,一路上直哼哼歌:“今天开心打个电话把我的homie都喊起 点个火锅儿吃个串串儿 全过来就赶紧…”

那吾嘴角噙着笑,灭灭他的那股嘚瑟劲儿:“行了, 今晚上月儿不圆,你兄弟也笑的不甜,别窜得那么靠前。”
多雷笑得直喘气。

北京的晚上温度也不低,带有炭烤和羊肉孜然香味的热风很快催得那吾克热汗如雨下。多雷手上本来是扇火的扇子拐了个弯,把凉风都送给了旁边的那吾。


“什么才是一个好男人啊,就是愿意为你烤串的男人。”多雷美滋滋地把眼前的一幕用微博故事记录下来,那吾白了他一眼,笑骂了一句操,想起来之前被硬拽着陪他跳蹦蹦床也被发到微博上去了,面子是什么早就不知道了。

还能怎么办呢,自己的弟弟自己宠着嘛。




●Max Air/俊艾
--听马俊说你对他还挺严格的
--呃录歌的时候是挺严格的
--我对俊哥相当的严格 在录音的时候最严格



嗓子蓦然哑了一下,刚好把自己punchline的尾音给消了,马俊自己听着都格外别扭。
一旁攥着歌词的艾热气势汹汹朝他走来,马俊把耳麦摘下来挂在脖子上,紧张的吞了吞口水,听从发落。

艾热看起来面无表情,用指关节敲了敲桌子:“你自己说说,你都唱了几遍了?NG几次了?重来。”

马俊知道他已经有点生气了,轻轻拉了拉他袖子,小心翼翼道:“我昨天有点…没休息好。”
歌词夹被拎起来啪地拍在马俊胸口,艾热的眼神灼得他低了低头:“没休息好?那你觉得你现在啥好。”

“我觉得…哪儿都不好”
艾热向前倾了倾身子,把他的耳麦拽到他耳朵上,近距离产生的低气压屏蔽了一切心软的可能性:“我也觉得哪儿都不好,所以重来吧。”

马俊作势咳嗽两声,略显沙哑的嗓子格外可怜:“咳咳,今天那个,嗓子不太好,你看……”
“喝水。”艾热眯了眯眼打断了他的一切非分之想。
“……”真是对他又爱又恨。马俊想。


“现在知道难受了,昨天晚上偷摸出去跟那吾吃烧烤的时候怎么不想着今天嗓子好不好呢,嗯?”艾热给他递过一杯热开水,看他艰难地咽下去。

马俊被烫得直抽气,吐了吐舌头朝他不明意味的笑着:“你不开心直说嘛,下次单独请你吃别的。”

艾热反手甩过去一板润喉糖,没好气地说:“再失误你就别想出新专了。”




●LIL-EM ICE/热冰
--ICEflow你要了解一下

(这段太色/气了 应该大量OOC 骂我*)


60s的时候,那吾克热朝着台上掌控着麦克风花式秀flow的男人咽了咽口水。
他在想ICE叫/床是不是也跟他的旋律炸了的Hip-Hop一样好听。


1v1会是个紧张又刺激的环节。还在改自己那段rap词的那吾顿了顿笔,这一瞬的走神又让他浪费了宝贵的几秒。
已经是深夜了,休息室只剩下他一个人,连灯光都只剩下暗暗的一盏。


那吾克热哼了哼刚改好的一段,觉得有点别扭,又删减了一半,专注得连门开了都没听见。


“那吾哥?”ICE转着圈环顾了一周,插着兜转悠着走到沉浸在自己小世界里的那吾身边。那吾转过头看了他一眼,站坐位置差使他首先看到了一双被破洞牛仔裤衬得细长的腿,然后是敞开了几个扣子的衬衫露出的精致锁骨,这让他目光足足停了半分钟。


“那吾哥?”ICE又叫了一遍,“这么晚了你还在想?”
回过神的那吾叹了口气,又浪费了宝贵的半分钟。

“啊,对,这段有点无聊。”那吾把眼镜抬到额头上,捏了捏鼻梁,感到身边沙发的凹陷和温度,动作顿了顿,“你这么晚还回来干什么?”


ICE没正面回答他,头从他肩膀上探过去,像是在看他手里拿的词,那吾这才注意他把早上的复古油头吹成了中分,若有若无的沐浴露香从他身上飘来,那吾不自在地偏了偏头,脑子里就只剩下刚刚瞥到的,敞开的领口里精壮的胸口。


“双押这么多已经够了,但是少点punchline?”ICE捏了捏下巴作思考状,似无意般把手搭在那吾克热的大腿根/部,那吾甚至听清楚了自己血液加速的声音。


“嗯,我也在想,你…”那吾想敷衍几句赶紧抽身,话还未说完,惊诧地感觉到ICE的手从自己腿根滑上去,扶上他的腰,他倒吸一口冷气,内心已经彻底明白ICE这么晚回到这儿是来干什么了。


ICE的手被那吾克热受惊般的扯开,丝毫不诧异,反而又将双臂撑在他身侧,朝他慢慢逼近,嘴角勾起危险的笑意,昏暗的光线下氤氲着旖/旎的气息。


他凑近那吾,呼吸打在那吾耳畔,尾音挑/逗般的上扬:“ICEflow你要了解一下?”


那吾脑子空白了,只记得60s当时自己想的那句话。
他向前猛地一推,ICE完全没有料到,当失去重心跌在沙发上之后,阴影覆上自己时,才皱起眉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


炙热的下/体紧贴着自己的破洞牛仔裤,那吾白皙的脸上有着他从未见到的狠意。
是的,强碰强,就像火星撞地球。
但总有个分胜负的时候。


当腰上的皮/带被抽走的一刹那,当那吾青色的胡茬蹭在自己脖颈,当自己只唱ICEflow的嗓子发出黏腻的喘/息时,ICE觉得自己彻底输了。
他本来想,穿破洞牛仔裤就是为了好脱下,但不是这种好脱下。




后来那吾哼着写下 宁愿选个名次靠前的 光荣的输掉这场 也不愿意当个保送者

看来你就是我的punchline。




●Vinida Lexie/万辛
--如果你和万妮达都变成男生,你打算怎么整她
--我往死里勾搭她 撩她

(性转预警*)


刘煜妤早上醒来之后发现有什么不一样了。
好像是很多不一样。
她目瞪口呆地看着镜子前黑色短发空气刘海的男生,眉眼处的邪魅之气和自己有点相像。

我变成男孩子了?
我变成男孩子了!

刘煜妤蹦起来做了个dab,然后笑嘻嘻地给Vinida打电话,不是变成男生了吗,那一定要先撩够万姐。

电话还没拨出去,门突然被敲得直响。刘煜妤拿着手机犹豫了一下,然后蹑手蹑脚地从猫眼往外看了一眼,隐约看到一个陌生的男生站在外面,一头红发格外显眼。

不是熟人就好办嘛。刘煜妤拍拍胸口舒了一口气,可开了门后她就不这么想了。

刘煜妤又一次目瞪口呆了,面前的红发少年微微皱了皱眉,上挑的眼角以及浑然天成的低气压让她确信来者一定是万妮达。


“你变成…男生了?哈哈哈哈哈……”刘煜妤被眼前面带戾气而且比她矮半头的少年戳了萌点,肆无忌惮地笑出声,引得万妮达伸出食指抵在她嘴上,制止了她的调笑。

万妮达抓住她肩头,迫使她向后退,以便自己可以迈进门内,并且回身关上:“闭嘴,我可不想今天的头条是什么新说唱两位女rapper变成男生这样的话题。”

刘煜妤半天没有说话,两人也半天没有挪步。
万妮达被她盯得有些不习惯,挑起眉毛询问她又有什么不对劲吗。

刘煜妤动了动手,下了很大决心似的,抬起来扣在万妮达身后的门上,又向前一步探了探身子,把她控制在自己形成的半包围圈中:“我今天有点怪。”

万妮达眯了眯眼,似乎享受在这暧/昧的气氛中:“嗯?”
“怪喜欢你的。”

刘煜妤恶趣味被满足似的地笑了起来,浑然不觉面前的少年脸色阴了阴,一贯魅/惑的神色多了些不怀好意。

刘煜妤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被抱到床上还被压在下面了。



“Wake up小柏辛,我们到了。”万妮达叩了叩方向盘,试图唤醒在副驾驶上还在呓语的那位黑发美女,后者醒来之后也不知看到了什么,从座位上弹了起来,磕到车顶疼的她直吸气。

“我…我不是还在家里吗?”刘煜妤捂着脑袋扭头看她,细长的眼睛中有疑惑也有失望。
“嗯,我去接你一起录制新说唱,你就在副驾驶睡着了。”万妮达给了她一个疑问的眼神,“刚刚梦见什么了,笑的都傻了。”

刘煜妤的脸腾一下变了颜色,借口上厕所就飞快的溜下了车。

还一边喘一边叫我的名字。万妮达勾起了一抹不明的笑。




● Pharaoh 3ho/法火
--法老吧,他唱rap就跟溺水了似的 rarara&%@#



1v1battle之后,闪火非得和兄弟们去搓一顿,而且必须要拉上法老。
法老看着副驾驶上醉的稀里糊涂的王闪火叹了口气。
铁定是叫上我好开车送他回家的。

车子拐了个弯,进了一个人烟稀少的小巷。
法老正专心致志地打轮,腿上忽然多了一只到处乱蹭的手,他僵了僵差点没把油门踩到底。

王闪火刚被拍掉的手,又不安分地攀上了旁边人的肩膀,嘴里还哼哼着莫名其妙的调子:“ 今晚上月儿特别的圆,看我的兄弟都笑得多甜……”

法老只觉得身上被他碰过的地方都热得像燃起火, 打方向盘停靠在路边,又觉得车里燥得慌,开了车窗。


王闪火靠在车座的头枕上,仰起脖子,侧了侧脸吹着冷风。夜色勾勒出他细长的脖颈,和上下滚动的喉结,略带绯红的脸颊上的小酒窝分外撩/人。

法老想起每次他唱歌唱到认真处,脸颊两边都会露出一个浅浅的酒窝,可爱得让他想亲下去。
当他脑子里刚冒出这个念头的时候,唇已经触到闪火软软的酒窝上去了。

闪火转过脸来,顺理成章地把自己的唇也送了上去,法老扣住他的后脑勺,同他交换了一个满是酒气的吻。


在浓郁的酒精味还没从他嘴里散去的时候,闪火又开始哼起别的rap来,break间的语气词在这个情境下显得格外有暗示意义。


法老被撩/拨得都想用帽子把他嘴堵上。
在他差点就这么做了的前一秒,听到王以太哼唱的rap变了调:“我和闪火身处对立战国 但我把战火给当成战果。”

法老放下了手里的帽子,发动引擎。
算了,他想唱就让他唱吧。
剩下的,回家再处理。



======END======

 bb几句:

· 0804那期新说唱真是看得我心都碎了 小可爱李佳隆 我要让所有人宠他!

· 热冰那段我当时的想法是 ICE自以为能搞到热但反被搞 很怂老福特会不会给我屏蔽了

· 热凡这对我没有写 一是因为无论是那吾受还是凡受 人设都会崩的要死 可能大概是兄弟向偏多 二是因为当时真的很心疼那吾 有粮我不拒绝吃 但这对上升CP我真的写不出来

· 最后 坑冷 圈地自萌是主要 还是别打真人Tag了吧

#真主发糖最为致命!#

●是佳隆空降的时候一个小姐姐问他喜不喜欢齐铭
●Jello:“当然喜欢啊当然喜欢啊 你不知道之前有个官方CP的名字吗 隆铭”

【边听边姨母笑了解一下】

●真的被Jello那首星球的vibe打动了 还有鸡哥的freestyle
●所以有人磕这对吗! 我觉得应该是铭隆?

【药神】

那个晚上
大雨弥漫
五匹黑马
五位陌路相逢的弟兄
彼此失散

从此江湖渐远
扶长携幼劈柴喂马
关心蔬菜面包和盐
灯火下笙歌夜舞不再
篱外黄花
对隐南山
你丢开去的
他触不到的
是同一个流年

只是余梦常来侵扰
坚强的边线
听城池深处
桔子怎样小心翼翼
填食心底的柔软
医箱内野花青梗摇落
一口一口涉越关山
所谓天生神力
不过是未了的宿怨

诸神远去的水面上白浪一片
追逐白浪的脚步比水面更远
摊开双手
重新纳入一遍过往的故事吧
或者
选择独自一人河边坐下
看静水深流
过尽千帆

【杰峰/法医秦明2同人/网剧衍生向/有H】相逢何必曾相识


●在清道夫案没有真相大白前瞎几把YY一波 看12集的时候觉得他俩也挺好磕的
●刘杰明x韩天峰 大概是斯文败类刘医生x衣冠禽兽韩老师 很草率的炮
●这里价值观不正预警 两个坏人在一起我实在不想写他们被绳之以法





↓↓↓
======激情产物 望见谅======


拐弯走进一个狭窄的小巷,那里光线并不好。
冬日细雪将地面弄得潮湿,混杂着许久未处理的尘埃,比年久失修的水管上落的污垢还脏。


韩天峰边沉思边轻轻蹙眉,好看白净的小脸上隐隐透着气愤和悲悯,似乎还是在为刚刚那个叫小可的小女孩感到五味杂陈。


巷路走到一半,面前不知从哪儿冒出了两个不速之客,堵了他的去路,也生生把他复杂的思绪打断。
韩天峰迟疑半晌,扭头看了看,后方果不其然也出现了两三个男人,四人慢慢向他逼近,不怀好意。


领头的把吸了半截的烟狠狠啐到地上,四人应声而起,韩天峰侧腰狠狠挨了一脚,吃痛还未叫出声,一记右勾拳就扫向了他顿悟的脸,加上腹部的一下,失去重心的他半撑在地上,另一只胳膊勉强挡着扑面而来的拳脚。


无力反抗的韩被两人强制拎起,抬头对上了领头的凶神恶煞的脸。
“知道为什么打你么?管好你自己,少管闲事,不然弄死你。”


韩天峰疼得倒吸一口凉气,挑起流着血的嘴角,眼底尽是嘲笑:“我想知道,你怎么弄死我。”


领头脸色阴了阴:“哦——明白了,你是想死是吧?”
言毕扬了扬手,韩天峰直接被脸朝地撂下,这回的拳脚雨变本加厉,闷闷的痛呼贴着冰凉的地面传来,浑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疼痛。


车轮急刹摩擦在柏油路的响声格外刺耳,男人单手夹了一根高尔夫球杆,甩上车门急冲冲从巷口闯到他们跟前来。
“住手。”


众人停下来看他,都有些意外。
韩天峰撑起身子,像一只不肯屈服的小野猫,护着伤口,呻吟着喘息。此刻大脑已经停止运行的他只看到了一双令他感激的,保养的很好的尖头皮鞋。

“你他妈谁啊?”

男人动了动手腕,球杆在他手里转动了三百六十度,顺理成章地架上了肩膀上,镜片下的双眼闪过一道寒光,戾气十足地扬扬眉毛,仿佛在看一群穿开裆裤的光屁股三岁小孩:“我是你爸。”


不紧不慢的语气惹毛了这群混混,一个接一个地扑上去,男人只闪了闪无脑而上的拳脚,挥动的球杆如手起刀落,又狠厉地补了几脚,没用几秒就打得他们满地打滚,要多潇洒有多潇洒。


男人执着握把扫了一圈,钛合金的球头退却了想再次爬起反击的人。
“把人放了,我已经报警了。”


待混混一哄而散,男人上前扶起跪撑在地上的韩天峰,后者疼得背部弓起,龇牙咧嘴,喘着的粗气遇到冷空气变成了白雾,氤氲着热乎乎的水蒸气。


“谢谢啊”
韩天峰脑袋还晕着,眯着眼朝他一笑,加上苏苏的声音,可能是这条阴暗巷子里唯一的光了。
男人好看的喉结上下滚动,顺手揽上他的腰。


搀着一瘸一拐的韩天峰走出去,看他清秀的脸遍布伤痕,声音嘶哑着连说没事,眼中的心疼一晃而过。


“回去拿冰块敷一下,吃点活血舒筋片。没事的,皮外伤。”
韩天峰还坐在人家车前盖上捂着腰腹喘气,一张纸伸了过来,轻轻拭去他脸上的血污。


“谢了啊,我是龙番大学笔迹学的助理教师,韩天峰。”
我知道,男人在心里说。
男人扶了扶镜框,人畜无害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幸会,龙番医院外科主任刘杰明。”





韩天峰也不知怎么就被拐上刘杰明的车了,并肩而坐的拘谨,他一点没有,刘杰明半点都没有。


“刚刚那些,都是人贩子。”驾驶座的人转头看了他一眼,后者不甘心地扯了扯嘴角,“应该是在经营一个小孩子的赚钱组织吧,那小女孩儿被打的,也不亚于我了…”


“其实这种现象,很常见。有的时候想管,也管不过来。”


韩天峰摸了摸下巴,侧头盯着他,似乎有些玩味:“清道夫能啊。”


沉默持续了片刻,刘杰明攥方向盘的手骤然紧了起来,骨节分明的手指关节已经泛白。
“你相信清道夫么?”


韩天峰心头一震,眼前略过芦苇丛和桥墩下的片段,深吸一口气,佯装疑惑:“啊?”


刘杰明嘴角微微扬起,向右打方向盘停靠下来:“没什么,回家记得上药。”




-------------




陪唐思思来凤凰山,结果废弃的井中是那些被拐的孩子,蹲在枯井边的韩天峰隐隐约约明白了什么。


“你先回去吧,我有点事要办一下。”韩天峰挤出一个仓促的微笑,在唐思思纳闷的眼神中跑到了天桥台阶上。


你相信清道夫么?


韩天峰沿着记忆中的路到达了刘杰明家门前,正犹豫着以什么借口进门,面前的防盗门咔嗒一声,医生那张依旧人畜无害的笑脸从门缝露出来。


“我知道你要找我,进来吧。”


还挺会整幺蛾子的。
韩天峰勾了勾嘴角,接刘杰明拧防盗锁之机,从侧面抓住那只手腕,在他下意识转身时,前倾一步,另一只手刚好撑在他身侧,把他困在玄关的墙角。


“现在我是不是该称呼你为,清道夫小姐?”


虽被猝不及防地压在墙角,但刘杰明脸上仍是淡淡的笑意,不置可否地样子让韩天峰反倒觉得自己是被动的一方,手上力道一滞。


两人身高相差无几,而力量,刘杰明轻笑了一下,反手挣开他的禁锢。敌退我进,借韩天峰后退的这几步,顺势把他抵在了沙发旁。


“曾经帮助龙番市公安局鉴定过清道夫案笔迹的韩老师,模仿字迹是不是也轻而易举呢?”


韩天峰双手后撑在沙发背上,暗自懊恼优势尚未形成,便这么快的演变为劣势。


“你是说鉴定你的笔迹么?那真是荣幸至极。”


韩天峰挑挑眉,白皙精致的脸像往常一样好看,只不过,褪去了那层伪装的文质彬彬。


“怎么,模仿杀人⁽¹⁾,清道夫知道了可是会生气的。”刘杰明轻捏起他的下巴,乜斜着看他,像一个正在教训不听话的小妻子的丈夫。


韩天峰偏了偏脑袋,脸上还贴着那天包扎伤口留下的一片小小的白胶布。他伸手圈住刘杰明的腰,后仰一倒,两人双双陷入沙发内。


姿势就像是刚扑倒猎物的食肉者,不同之处在于,猎物看起来似乎心甘情愿。


略微抬头,韩天峰那双清澈的眼睛含着笑,刘杰明盯着那轻微放大的棕黑色瞳孔,怔住良久。
那个眼神像电流击穿心脏,短暂的窒息后,余下的都是酥麻的快感,却无一点排斥心理。


这是他在这个世上不可多得的惺惺相惜。


      最近抓的严    二链 滴滴


——————————

@烤饼饼饼饼 听说有人点名批评我不更文了?

【语C群宣】King Pro League


●诸位 在下又死皮赖脸来宣了

●要求不高 多少来点戏 玩的开心最好

●希望皮CP和日常不要带个人对战队喜恶 大概就是 “莫谈国事”

●重点:
寻找失踪人口 辰少 晨导 久诚 以及 XQ全队


Q门牌号:732172963

欢迎你们上贼船

【他x你/BL/现实梗小短段】斯文败类


●灵感来源于身边 这种设定 真几把带感
●想象出来的骚却写不太好 那种好看的诱攻 太好吃了!





↓↓↓
====



抬眼一瞟,只见到了来者甩到一边令沙发微微颤动的书包。

阴影从头顶掠过,身旁沙发猛然下陷。
灰蓝校服勾勒出的身躯随意靠在沙发上,白皙精致的脸朝着上,脖子都仰了个二百七十度,好看的喉结滚动着。一只胳膊搭在你肩侧,骨节分明的手指轻扯你的衣襟,领口外敞,锁骨让人移不开视线。

双眼微眯着,眉头轻皱,似乎累的连歪落到鼻尖的黑框眼镜都懒得扶一下,只静静地躺尸。

似乎才想起舒的一口气,又带了轻薄的嗔怪:“今天困得我,腿都软了。”

看他翘起半露不露的白花花大腿,像是公然的挑衅:这时候不趁火打劫,是个男人么?

你心头一动悄然靠近,他那从不安分的舌尖冒出头来润了润嘴角,像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啊我恨屏蔽